一定发娱乐-全球城市观察︱疫情下,濒临结业的欧洲小型演出机构谋求自救

受疫情影响,欧洲许多小型演出现场面临生存危机 图United We Stream Facebook主页

近些年,欧洲多地都在探索“夜经济”,阿姆斯特丹、伦敦、巴黎、柏林等城市都曾专门设立“夜间市长”(Night Mayor)一职,负责在当地政府、夜经济商户及所在社区三方之间沟通协调。

比如被视为正面案例的德国柏林,一项100万欧元的基金就被用于扶持酒吧、夜店及小型音乐演出场地,每年由独立的评审委员会筛选出一批小商户,每一间可以获得5至10万欧元的资金,用于建造或升级消防及隔音设施,以相对积极的姿态摆平商户和社区间的矛盾。

但新冠疫情之下,这些夜经济暂时停摆。由于空间密闭和人员密集,酒吧、夜店和小型演出现场是病毒感染的高风险区域,被纷纷关停。以阿姆斯特丹为例,不少小商户被告知,停业状态将至少持续至2020年9月,何时恢复需视疫情发展而定。

许多小商户无法支付房租和人员薪资,已宣布彻底结业。

Mirik Milan曾是阿姆斯特丹市2016年的夜间市长,在接受CityLab采访时Milan表示,新冠疫情给夜经济带来了巨大难题。

“人们可能认为,半年时间内可以暂时通过其他方式谋生,等到疫情结束后再重回音乐现场,但问题在于,很多演出场地无法撑过6个月,疫情结束,等到音乐人们想要回归时,很多场地早已不复存在了。”

此前作为阿姆斯特丹的夜间市长,Milan曾设立了一些“24小时生活区”,区内可以找到通宵营业的餐馆、图书馆和休闲场所。此外他们还成立了一个非盈利机构,专门对接政府、商户及社区,在三方之间沟通。他认为,疫情期间,夜生活不能彻底消失,而需要转至线上。

许多演出现场都暂时转至线上,以求度过难关。图 United We Stream Facebook主页

疫情期间,Milan参与创办了另一个非盈利机构United We Stream,它是一个线上直播平台,为欧洲各地的夜店、酒吧和音乐表演场地组织直播。目前,他们已经吸引了来自柏林、马德里、汉堡、阿姆斯特、不来梅、斯图加特等十多个城市的演出机构。

“云演出”、“云蹦迪”,这并非Milan首创。中国的众多商户、机构和演出者也通过线上直播的形式谋求“自救”。比如2月29日,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曾与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合作,在快手平台上策划过一场“良乐”,坂本龙一参与演出。

该直播平台也是一个筹款平台,观众可以购买“虚拟饮料”作为打赏,也可以直接捐款。在柏林,通过捐赠和打赏,United We Stream已经获得了43万欧元,这能帮助许多场地暂时避免关门结业的厄运。

筹得款项中的一半将用于短期救助。比如10%将捐给当地的“食物银行”(food bank,许多城市都有类似的食物援助机构,为处于短缺状态的市民提供口粮),这部分并不直接与夜经济从业者相关,演出方能获得20%(最高5000欧元),用于支付给演出嘉宾及工作人员,20%则作为紧急救援金,那些因疫情濒临倒闭的商户可以申请,48小时内将完成审核。

“更重要的是保持行业生态”,Milan表示,因而筹款的另一半将用于鼓励从业者“转型”。演出机构可以提出申请方案,比如探索新的演出形式、发起新的线上演出项目,申请通过者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资金支持。

但也有人对线上打赏的有效性表示质疑,如果筹款金额有限且无法保持稳定,它们并不能真正帮到濒临破产的演出机构。

Milan表示:“我们没办法帮助所有人,能做到的是帮助一些创意项目,这有助于疫情后这些场地和整个演出文化的重启。”